1. <i id="bnbny"><tr id="bnbny"></tr></i>
      <wbr id="bnbny"><div id="bnbny"></div></wbr>

      伊斯蘭之窗歡迎您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主頁 動態 經訓  教育 課堂 阿語  書庫 雜志 文苑  問答 青年 婦女  家園 服務 翻譯

      論壇 留言 專欄  下載 音頻 視頻  教法 歷史 人物  百科 資料 圖庫  信仰 學術 投稿

       v 您現在的位置: 主頁 > 歷史 > 世界穆斯林 > 徐健:“和諧政治”:弗里德里希二世及18世紀普魯士的開明專制
       
       

      徐健:“和諧政治”:弗里德里希二世及18世紀普魯士的開明專制

      作者:采集俠    新聞來源:網絡整理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19-04-08

      徐健:“和諧政治”:弗里德里希二世及18世紀普魯士的開明專制

         內容提要:開明專制是歐洲絕對君主制的變體,是一種特殊類型的政制形式。文章以弗里德里希二世統治時期的普魯士為例,通過剖析弗里德里希二世的性格、態度及其治國術,考察普魯士開明體制下君權與官僚制度、等級議會及司法機構之間的權力關系,同時,考察開明專制時期普魯士經濟政策和國家建設的特點。文章認為,弗里德里希的開明統治以國家利益和人民福祉為目標,依靠制度規范、法制建設,一定程度上體現了“政治和諧”,并由此影響了普魯士的政治文化。

         關 鍵 詞:弗里德里希二世  開明專制  官房學  Friedrich II  enlightened absolutism  cameralism

        

         在歐洲政治體制的演變中,開明專制并非具有普遍性的歷史階段,而是絕對君主制的一個變體,是一種特殊類型的政制形式,一般指18世紀中后期,因君主受啟蒙思想影響而產生的統治形態。它只在某些國家獲得了典型意義,如約瑟夫二世和瑪麗亞·特麗莎在位時期的奧地利、葉卡捷琳娜女皇統治下的俄羅斯以及弗里德里希二世執政時期的普魯士等。①

         據德里克·比爾斯的考證,“開明專制”(Enlightened Absolutism)一詞被制造、被明確提出,是在1758年的一份《文學通訊》中。作者格里姆寫道:“的確,沒有什么政府能比由一位公正、機警、開明和仁慈的專制君主所領導的政府更完美的了。”1767年,格里姆再次表述:“一個積極、機警、智慧、堅定的開明專制君主的統治,是所有政制中最可取和最完美的……我強烈地熱愛這種專制君主。”②本文無意考察該詞產生的準確時間,而是關注它的實際內容。作為一種政制形態,開明專制產生的條件是什么?如果我們以弗里德里希二世(又稱弗里德里希大王,1740-1786在位)的普魯士為研究對象,那么還要追問,它如何體現格里姆所稱道的“完美性”?它的存在是否影響了普魯士的政治文化?最后,對于現代世界的政治發展,普魯士又提供了何種經驗或方案?這些問題將是本文思考和研究的重點。

         既然開明專制是絕對君主制的特殊形態,首先要分析絕對君主制產生的前提。對此,恩格斯解釋道:“那時互相斗爭的各階級達到了這樣勢均力敵的地步,以致國家權力作為表面上的調停人而暫時得到了對于兩個階級的某種獨立性。17世紀和18世紀的專制君主制就是這樣,它使貴族和市民等級彼此保持平衡。”③德國社會學家埃利亞斯也透過社會結構考察絕對君主制的發生,認為它是16世紀以來新興工商業階層和傳統貴族之間力量盛衰達成某種“均衡”之后,君權在兩個階層斗爭的夾縫中掌握仲裁權,并通過“權力壟斷”包括控制國家軍事力量、行政力量和財政經濟等,來鞏固其政治地位而產生的一種統治形式。④當然,在實際的政治生活中,這個利益團體較量的過程遠比理論分析要復雜。以君權為代表的國家能否有效掌控政權,建立強大國家,除了君主個人的野心和能力,還要取決于各種不同變量的交叉組合。在美國學者弗朗西斯·福山看來,除了內部階級關系的結構,還有外部軍事壓力和征稅能力、國際谷物價格、宗教和思想、統治者和民眾接受變量的方式等。⑤國家和抵抗團體之間互動的結果則會產生不同類型的專制制度。有的強大如俄羅斯,有的弱小如法國和西班牙,也有的會形成負責制政府,如英國和丹麥。而普魯士,福山認為,君主政體發展出了強大的現代專制國家,普魯士是強大國家的典型。

         普魯士國家的強大首先體現在它的行政能力和軍事能力上。從17世紀中期的威廉大選帝侯開始,經過幾任君王勵精圖治,一個世紀后,建立了一個按功能、以非人格化標準進行招聘和晉升而組織起來的理性的官僚機構,以及一個講究效率、遵守法制、受嚴格道德約束的官僚隊伍。它也有一支訓練有素、有較強作戰能力、以服從為天職的軍隊。因此,在與地方各種利益團體的抗爭中君主逐漸掌握主動。當然,國家權力的牢固并不是依靠向傳統勢力全面奪權而獲得的,而是依賴將地方等級勢力納入官僚系統和軍隊系統,賦予其壟斷特權,使它成為中央政府的中堅力量。在普魯士,貴族與市民之間的平衡實際上并不存在,傳統貴族容克凌駕市民之上,一邊倒地支配國家與社會,但在佩里·安德森看來,他們卻“比歐洲其他貴族更渾然不覺地同自己的國家保持著一致。官僚機構和農村自治在這種傻瓜樂園里異乎尋常地和諧”,⑥也因而使之包含了巨大的擴張潛力。

      新聞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2. 上一個新聞: 上一篇:原祖杰:相遇在城市:19世紀美國城市問題探源

    3. 下一個新聞: 下一篇:陳思偉:埃及與印度次大陸的海上貿易及其在羅馬帝國經濟中的地位
    4.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發表評論】【加入收藏】【告訴好友】【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友情鏈接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友情鏈接 | 版權聲明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織夢科技 版權所有  伊斯蘭之窗轉載本站內容請明確注明出處歡迎各位關注伊斯蘭之窗的朋友投稿

       

      骚年视频